枝江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统御万界 第一七六章 损人不利己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9:28 编辑:笔名

统御万界 第一七六章 损人不利己(下)

孙昂看到他来,就猜到了他的用意,笑着问道:“秦大人是不是担心我会被高寒当场比下去,下不了台?”

秦殇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道:“两年前,大秦有一位少年符师,不到十八岁,已经是三阶符师。当时整个大秦都以为,他会是新世界十三朝未来的第一符师,我大秦终于能够在秦立本大师之后,出现另外一位九阶职业者。

那个时候,柯元师真的是整个太贤城的宠儿,同样对自己信心十足,但是随后一个元国的使团到来。陛下延请使团的所有人,柯元师也受到邀请作陪。

在那次宴会上,高寒以助兴的借口,挑战柯元师。我们本以为这是大秦向元国展示我国威的时候,正好让柯元师教训一下高寒。

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宴会上当场出题四道,大秦两道、元国两道,让他们当场挥。高寒四道题全部获胜!

而且和柯元师冥思苦想不同,他才思敏捷,题目一説出来,只是略作思忖,便能立刻挥洒笔墨,不出一炷香时间,就能交出一张印稿。

柯元师一败涂地

,从此一蹶不振,尽管在大秦,他仍旧是最出色的年轻符师,可是再也没有当年的锐气,我们都觉得,他恐怕没有希望问鼎九阶符师了。”

他説完,看这孙昂。孙昂却顾左言他的笑道:“无所谓呀,我就算是在符师的路上走不远,可我还是造物师呢。”

秦殇看出来了,孙昂心意已决。

他叹了口气:“也罢,既然你这么坚决我就帮你操办。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,你要面对的很可能不是高寒一个人,太贤城内除了柯元师之外,还有很多出色的符师。

而且,这一次你涉足的乃是符师圈子,秦立本大师的影响力有限。”

孙昂diǎn头:“我早有准备。”

……

孙昂一个四阶符师要在太贤城内召开作品布会,这个消息传开的后果可想而知。

符师们可是比造物师还要骄傲,一些脾气暴躁的符师差diǎn跳起来骂娘了,他们原本跃跃欲试想要出手,但是接下来有听説孙昂是要挑战高寒,顿时一个个幸灾乐祸的准备在一边看好戏了。

秦立本听到这个消息,忍不住笑道:“这个小家伙,还真是能折腾。”

秦绡焦急道:“您老还有心情説笑,徒儿都担心死了。那个高寒,可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您难道忘了,当年他战胜了柯元师之后,説的那些话有多难听、多打击人。

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刻薄,柯元师也不会随后一蹶不振到现在。

如果师弟输了,恐怕高寒会更加刻薄的打击他,我就怕师弟他也像柯元师一样心理承受不住。”

秦立本拿起一卷书,手中摩挲着一柄小锤子,悠然安适的道:“你呀,放心吧,孙昂不是柯元师,相信你师父这双眼睛,不会看错人的。”

秦绡却放心不下来,急匆匆的出去四处打听消息。

……

雷边和钟震河很无奈,本来都要走了,偏偏又出事了。

他们只好无限延期,等着孙昂——总不能把这一次四大武院交流赛的冠军、院长大人的爱徒一个人丢在秦国吧?

而且雷边和钟震河现在很担心,如果没有自己看着,孙昂会被秦国人“挖墙脚”。

倒是鹰王殿下,知道了消息之后兴冲冲的赶来,人还没进门,就在外面大声喊道:“孙昂,做得好!就要把这一次的联姻搅黄了!我小妹多好的姑娘,千万不能嫁给谷梁那个草包色鬼!”

孙昂一愣:“谷梁?!”这事儿必须搅黄!

鹰王殿下忽然冒出来一个不是那么靠谱的主意:“孙昂,要不我明天把小妹带出来给你介绍一下,本王跟你説,不是我吹牛,我家小妹真的是蕙质兰心……”

“打住!”孙昂做出手势:“我已经心有所属了。”

鹰王殿下仔细端详他片刻:“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个好男人,算了,还是不把我小妹往火坑里推。?

孙昂:“……”您这个思维跨度也太大了吧?

……

孙昂实际上并不想在太贤城再耽搁时间了。所以如果不是没有别的选择,他是不会召开这个布会的。

因为如果不召开布会,那么他和高寒的争斗,就是他去挑战高寒。可是如果是他的布会,那就是高寒挑战他。两者的地位完全不同。孙昂不打算用自己的名声求给高寒捧场。

布会的时间定在了七天之后,孙昂见过鹰王之后,就闭关准备去了,至于筹备的事情,完全交给了秦殇。

最后,还是鹰王殿下出面,暗示了一下,群情涌动的太贤城众多符师:孙昂刚刚从魔族的阴谋之中拯救了太贤城,咱们大秦不能忘恩负义,要给孙昂diǎn面子。

于是符师们一想也是,高寒是整个大秦符师的敌人,孙昂和他对上,大家应该摇旗呐喊才对。算起来孙昂是秦立本大师的师侄,是咱们大秦的“自己人”啊。

于是秦殇筹办起来,才顺利很多。

而这一次,邀朋楼的老板涎着脸求到了秦殇门下:“大人,这一次也放在咱们邀朋楼呗?”

秦殇没什么好脸色:“哼,上一次你可是推三阻四,布会之前还给昂少脸色看,这一次如果你再训斥昂少一下,我怎么跟秦大师交代?”

老板尴尬无比,装模作样的抽了自己老脸两巴掌:“我糊涂,我鼠目寸光,秦大人,我已经知错了,这一次您一定要帮我啊。”

他一挥手,自有手下将礼物送上。

秦殇哼了一声:“我看看昂少的意思吧。”

“是,多谢大人。”

一切按部就班的推进着,距离那一天越来越近了,高寒看上轻松自如,完全没有什么压力。或许当年击败柯元师之后,他在这个年龄段就已经没有对手了。

他作为求婚使团的主使,更多的精力是放在了和大秦官方的交涉之中。除了求见大秦皇帝,其他的时候都在不断地游説大秦的达官显贵。

大秦和大元联姻事关重大,除了政治上的意义之外,一旦联姻,大元就可以大量从秦国买进各种制式神兵,大大提升大元的军事实力。

两国在人魔战场上,也可以亲密无间的合作,给魔族迎头痛击。

但是这一切的代价,是一位花季少女一生的幸福——是否值得?恐怕连上苍也算不清楚。

而大秦内部,也有很多人不愿意看到婚事达成,高寒想方设法的説服他们。

这一天,四皇子回到王府就大怒咆哮,接连砸碎了好几只花瓶,把丫鬟下人骂的狗血淋头。

然后,下人们现殿下把自己关进了书房中,不停咆哮:“孙昂你这一次决不能让本王失望,一定要击败高寒,你是最后的希望了!”

……

孙昂面前只摆着三枚符印,分别装在三只朴实的木盒之中,这种木头能够隔绝元能波动,因此盖上盒子之后,即便是强者用心去感知,也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符印。

相比于上一次符师布会他一口气拿出六枚符印的数量,这一次似乎少了很多,但是孙昂却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。

打开门,秦绡等在外面,已经快成了热锅上的蚂蚁:“你下次能不能早diǎn出来,急死我了,快跟我走,时间马上就要到了。”

……

邀朋楼之中,已经座无虚席。

二楼和三楼的包厢也已经全部预订出去,鹰王殿下就在二楼的一座包厢内。二楼是最佳的观看位置,因而三楼宾客的身份,反而不如二楼尊贵。

一楼大厅内,也有很多三阶、四阶的符师,或者是二阶以下、跟着师尊前来见见世面的。除了他们,绝大部分都是太贤城的武者。

这些武者等级都不太高,而且小有身家,四阶符印正适合他们使用。

鹰王殿下的包厢隔壁,是永昌王的包厢。永昌王乃大秦现任皇帝的弟弟,鹰王殿下的叔叔,权倾朝野,也是这一次大秦和大元联姻最强有力的推动者。

包厢内除了已经显得有些苍老阴鸷的永昌王之外,还有年轻气盛的高寒,和他的弟弟高俊。

下面一片低低的议论声,永昌王露出一丝笑容:“説不定今晚,你就不战而胜了。”

高俊冷笑道:“我看那小子就是临阵脱逃!”

忽然下面有人高喝一声:“来了!”

孙昂在秦绡的陪同下走了进来,两手空空,不过他却对着众人一笑,上了舞台,变戏法一样从腰带里拿出三只木盒,一一摆放在展示台上。

“只有三枚符印吗?”台下众人略微有些失望。四阶符师想要举办作品布会,就如同五阶造物师一样,在太贤城内显得有些“不自量力”。

人们本来还有些期待,以为孙昂必定有所依仗,可能是符印的数量特别多,没想到只有三枚。

高寒冷冷一笑,已经断定:“废物一个。”

永昌王没有説话,不过看着下面的孙昂,眼神有些冷。

(热蔫了,明天再爆吧。)
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有哪些医生
临沂爱尔眼科医院住院费多少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导医台电话
临沂爱尔眼科医院的治疗费高吗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咨询电话